浊清酒

  难过死了,二个星期放一次假,结果回来又遇上糟心事。本来事情可以好好解决,但是由于当事人处理不当以及别有用心者的推波助澜,结果闹到了如此糟心的地步。

  我也真是想不明白,那个圈子究竟和那些人有什么仇什么怨,一定要把这个圈子搞垮,让许多人糟心、恶心、难过,很有意思吗,就要把别人的栖息地炸掉吗?

评论

© 浊清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